苦瓜老人与圣婴

读书的成功在于从小流氓向大流氓的转变。

无题

晚上停电,静静的坐在沙发上,突然一种莫名的孤独袭来,是那些煤油灯的年代的记忆,带回了孤独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的家乡是个丘林连绵的小山环绕下的小村庄。那里的夜晚静得深邃,能感觉到有很多的东西在浮动,可又如此那样的安静。

有很长的一段时光是在煤油灯下度过的;读书,写字,完成作业,看爸爸在被材火熏得釉黑的灶房里的土墙上画的画和字,听妈妈唠叨着村里的人和事,和妹妹比谁先吃完大碗里的清油白面,不惑的望着星空,想象着天的尽头是什么样子的,憧憬着什么时候会突然的来电,还能否赶上“新白娘子传奇”等电视剧的序幕而带来的喜悦。

那时候的家,一件新衣服足够有理由开心好一段时光,一碗面里有个鸡蛋足于满足整个胃,一盏煤油灯足够照亮前方的路,看清前面的人。

那时的幸福以为是什么时候能翻过前面的山看到理想的世界,谁又可知,幸福就悄然的存在在那座小山下的小村庄里的煤油灯前。

小时候觉得家里的房子有那么的高大,旁边的马路有那么的宽,院前的白杨树长得那么的高,邻居家里可能存有好多的秘密。现在回到老家才发现,原来房子只是跟头平齐,院里的老树是那么的矮,门前的马路是那样的窄,还有父辈的脸上不停的流逝着岁月的痕迹,一切又变得那么简单,简单到童年就是那么一瞬间的掠过。

饮水要思源,幸福和孤独亦是如此,源头都悄悄的在那盏煤油灯下静静的发酵了。


2015.9.28,夜,遐想。


评论(7)

热度(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