苦瓜老人与圣婴

读书的成功在于从小流氓向大流氓的转变。

这是一种向生的力量传递。

俏丽中国:

随手:

燕子:

私飨者:

我慢慢地、慢慢地了解到,所谓父女母子一场,只不过意味着,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。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,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,而且,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:不必追。(龙应台《目送》)

摇伞的女孩

晨曦得偶大雨,便若无其事的简单打理好店面,静坐屋檐下看雨!
看匆匆路人……
看摇曳的花伞。
也顺便把那心中的杂陈粗粮拿出来均沾雨露,好便良性的发酵,沉入心底。
正在眼神游离时,一位摇伞的姑娘渐入眼影,便默默的凝视,一种自然明觉的好感!也许只是那一个微妙的动作触动了我,像一个偶遇的风景!
不需要有任何的交集,便得人心!
也许这就是真实的自我生活,不必渴求结果,也欣然懂得那一瞬的际遇!事与物,都便是如此!
生活不便强求,只需静静的享受,享受这路上的一切……。?

站在不同的角度看“三台”。

儿童期所要征服的是物质世界,青年期所要征服的是精神世界,还有最悲壮的是现在的自我和过去的自我冲突――罗曼.罗兰《约翰.克里斯朵夫》。

重读“约翰.克里斯朵夫”,也力推给大家,

花满庭院是一种生活态度,更是一种自我宁静的方式,在躁动的世界里能感受到一种小栖的力量。

行人归来石应语。